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梧桐小说】夜话

【梧桐小说】夜话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很久没写了,感觉思维僵硬了呢。可是早已构思好的情节又怎能舍弃呢。对我来说,那是我的恋人。如果真舍弃了,岂不是又要蒙上一层罪恶。
   夜朦胧,我借着残月的清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苍白的脸颊上那双在夜色里犹显黑亮的眸子,在清辉的映照中清晰地看见眸子周围十几条血丝的脉络,有些血丝已经蜿蜒伸至眸子里。高挑的鼻梁下,浓烈的玛瑙紫嘴唇格外醒目。夜风袭来,卷起我的万千发丝,乌黑的发丝里掩藏的金发都显露身影。看着镜子里晃动的黑黄相间的发丝,我微微地低吟着:“我真的是这个样子吗?怎么可能会是这个样子,我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呀,声音在房里回荡着,宛如戚戚的夜莺的鸣叫.”
   嘴唇感觉到了奇怪而异常安静的气流,一位面容俊秀的中年男子出在我面前,他的食指抚在我嘴唇上,轻声说:“卿啊,别再说了,我都快要流泪了。”
   我拿开他的手指,冷笑道:“呵呵,真是怪哉,鬼灵也会哭泣吗?”
   他扬了扬身后的披风,面色立即冷峻起来。既然知道,你怎么没显露出丝毫畏惧的神色。
   我没有回答他。我柔声道:“你能稍微放低一点头部吗,让我能直视你的双瞳。”
   他惊愕了一下,嘴角上扬,浅笑道:“这姑娘有意思啊。”而后低下头来。
   红蓝色的美丽螺旋构成了宝石般璀璨的眸子。“好美啊,比我的血瞳美一万倍!”我欣喜着,艳羡着,也痛苦着,一寸寸地绝望着。
   “不,卿啊,快看啊,黑亮的眸子里还在不断裂伤着。我清晰地看见一根根菌丝细小的血丝正从最中心的瞳孔往外伸展,延伸到眼球,一直到眼角。可惜不能延伸了,真的不能延伸了吗?”
   我凝视着他,嘲讽道:“露出本性了呢,你就是吸血鬼吧。最终还是抵不住鲜血的诱惑。你要的无非是我体内的血液,可惜你永远也得不到。”
   他面露凶色,两手紧紧地抓住我的双肩。突然又狡黠一笑,“让我的舌尖慢慢征服你。”
   风撩起我的裙角,感到一股凉意,比风更冷的是他细长黑紫的舌头。
   我没有丝毫抗拒。舌尖已触及我眼角处满是血丝的眼白。一阵奇异的冷冰而麻痒的痛感袭过脑际。不过是瞬间,舌尖又顺着眼白直抵瞳孔。我听见他喉咙里愈发急促的喘息声,一种强烈地亢奋地感觉由全身传至他的舌头,舌尖。可怖的氛围久久压抑着我,可我觉得病入膏肓之人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舌开始蠕动着,缓缓地,无比轻巧地,瞳孔,眼球,角膜,眼白,我眼睛的每个角落都无一幸免。长在舌上的细毛每时每刻都在刮擦着我的眼睛,身体最脆弱的部分正遭受一次次侵袭。好难受啊,想眨眨眼睛,可是眼皮一下也动弹不得。持续不断的异样的痛楚,奇痒,让我的手指头向后弯曲着。
   我轻声道:“玩够了吧,我不是你的玩物,欺负我这样一个孱弱的女子,你真有本事啊!”
   他停下来,右手勾起我的下巴,浅浅一笑,“卿,像你这样的奇女子,真是引发了我对你的强烈兴趣。能够征服你想必是一种无尽的快感。”呵呵呵!
   “快感,那是什么?好像很多人都很需要它,就连魔鬼也不例外呢。”我伫立原地自语道。
   他似乎没听见,抓住木偶一样的我,舌尖又在我眼睛里肆虐。
   当月光映在我眸子里的时候,我感觉他舌上的软毛,化为了向外凸起的小疙瘩一样的硬物。这意味着什么呢?
   舌的第一次蠕动,舌上凸起的硬物嵌进眼膜里,而后带着轻微的撕扯,犹如砂纸在嫩肉上摩擦。我痛得呻吟了声,两手就要去扯开他的身子,可是我的手无法动弹了。又是一阵比先前更快速的蠕动,舌上的几十个凸起嵌进眼膜深处。随着蠕动与眼部的软组织剧烈摩擦,微小的凸起的每次撕扯都是痛彻心扉。瞳孔处,眼球里,眼白里,眼角处都流出血来。
   内心猛然闪过一个念头,原来这是比死还要可怕的痛楚。世人都说,生不如死,原来如此啊。
   我浑身抽搐着,额头上满是汗水,未被蹂躏的右眼也是溱满了泪水。我用尽力气说道:“停下来吧,这样下去,眼睛会瞎掉的!”
   “呵呵,现在看你的眼神里似乎褪去了那份高傲,有了几丝哀求呢。呵呵。”他停下来大笑着。
   他把我抱起来往床边走。我低微的声音在他耳边回旋:“不愧是魔鬼啊,为了达成一己私欲,把人折磨成这个惨样,真是好生佩服你的手段。”
   “哎呀,卿,别挖苦我了。”说着把我抱到铺着白紫相间的绢丝镶花卷边床单的床上,用自己的衣袖拭去那已流至脸颊的血。
   血,依旧从眼睛里不断流出。他俯下身子,低声问我:“你是让我继续折磨你呢,还是你心甘情愿献出你的血液。”我低低地回了声:“好吧,怕了你了。我情愿献出我的血。”他的舌抵在我脸颊上,让那鲜血顺着脸颊流到他的舌上。他叹了口气,冲我轻蔑一笑,“你也不过如此,最终还是被我征服了。”哈哈哈!一阵让人窒息的狂笑。
   我站起来,右手勾起他的下巴,也是轻蔑的笑容,“啊,你这个嗜血恶魔也不过如此啊。掉进了我为你布置的陷阱而犹然不觉,还在那里傻笑,你以为你是魔鬼你就能征服我啊。”
   他一脸愕然,而后又大笑道:“千百年来,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人类对我说这样的话,荒唐可笑,你是高傲过头了吧。”
   “笑吧,很快你就笑不出来了。
   果然,不一会他感到胸口不适。随着胸口剧烈地起伏,他的腿脚在不停地抽搐着,站不稳了,倒下了。他引以为豪的一袭炫紫的发丝有的开始脱落有的变得枯黄,他拿起脱落的发丝,惊慌地喊道:“怎么可能,千百年来不曾掉落一根的发丝,怎么会脱落,这一定是梦境。”
   我拿起床柜上的铜镜走到他身前,给他镜子,让他看清自己的容貌。
   他的眼帘接触镜子的瞬间,惊叫着:“啊呀,这是我吗,怎么可能呢,眼睛,鼻子,嘴巴,都在流血啊!”他用衣袖用手不停地在脸上抹拭,可是血还是止不住地流。
   他满是血渍的手抓住我的腿,仰头看着我冷峻的面容,惊呼道:“原来你才是真正的恶魔啊,不知不觉中就能让身为鬼灵的我生不如死。”
   我低头冷眼看着跪坐在我身旁两手紧抓住我左腿的吸血鬼,“呵呵,真是造化弄人啊,昔日无恶不作,嗜血为乐的恶魔如今也是如此狼狈。你辱没了你家族的名声呢,也许你该去死了。”
   “死的话,定要拉上你,恶魔!”说罢张嘴就向我左腿咬去,可是在牙齿接触腿部肌肤的瞬间,他看见自己长达几十公分的獠牙正在急速碎裂,眨眼间吸血的利器变成了一粒粒碎末。没有了獠牙,还有其他牙齿,可是啊,门牙,犬牙,臼齿,一个个都难逃破碎的命运。胸口一阵剧痛,接着从他口里呕出一口脓血,血里面满是破碎的牙齿碎末。
   那刻他惊呆了,浑身战栗着,那曾经夺目的眸光已变得黯淡失色。他两手抓着自己的脑袋,发狂似的叫喊着:“完了,我变成这个模样,还怎么去见同族,还怎么弑杀人类,斑驳的树影见了我都会耻笑,这丑陋的鬼啊,完了啊。”
   他突然抱住我的腿,是你的血让我变成这样的。他仰头看着我祈求道:“一定有办法让我变回原貌的,求你救救我。”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梧桐小说】校园轶事(小小说二篇) 下一篇:桌子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