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雪地上淡淡的脚印

雪地上淡淡的脚印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夜很静,雪下得很大,能听到簌簌的轻响,那声音太轻,象泪水划过脸颊。
   从傍晚到深夜,雪下得没过了脚面。
   这是一个建在山腰上的土坯房,被栅栏歪斜地围着,孤零零地,在这样的一个雪夜,那房子似乎和路边的枯草一样瑟缩起来。
   起风了,风刮着破碎的窗眼发出呜呜的声响,土炕上的女人感到有些冷,于是她抻了抻被子,贴紧了身边的男人。
   女人的丈夫三年前离了家,丈夫是因为爱她才离开这个家的,他不忍妻和自己过清苦的日子。
   走时丈夫说过,一定挣好多钱,让她和女儿过上幸福的日子。
   丈夫走时女人流了好多眼泪,丈夫亲了亲她怀中才满月的女儿,帮她擦了擦眼泪,把那一缕散落的鬓发别过耳后,然后手指轻轻地划过女人的脸颊,轻轻地,慢慢地,然后丈夫眼里便有了泪花,那手指似乎在她脸上划过了好长的岁月,她懂那里的爱,那里的依恋。
   三年了,孩子从咿呀学语蹒跚学步,到叽叽喳喳又蹦又跳,她记不清这个过程里有多少企盼,对女儿的,对丈夫的。直到生活的劳苦榨干了女人最后的情感细胞,对丈夫的感觉淡了,淡得象今夜被雪映得苍白的窗纸。
   窗外雪一直在下,似乎象要遮盖些什么似的。
   男人醒了,用手摩挲着女人柔滑的肩,望着发白的窗纸说:
   “天快亮了,我该走了。”
   女人轻叹一声,下地帮男人拿过衣服。
   临走男人回头对女人说:
   “有空我来帮你修修栅栏和院门,快过年了,小心有贼。”
   女人没吱声。
   “昨晚我好象听见有人进了院。”
   说完男人开门走了。
   女人心一紧,披了衣服把头探出门外去看。雪依然在下,她分明看见除了男人刚刚留下的脚印,似乎还有一串脚印从院门通到屋门口又折到院门外去了,那些脚印很淡,被雪覆盖得模糊了,于是她开始相信男人的话,赶紧穿好衣服到院子里去查看。
   院子里什么都没少“等晴了天这院门和栅栏是该修一修了”,女人想着转身正要回屋,忽然听到身后有一个颤抖的很微弱的声音唤着她的名字,那声音颤抖微弱到她刚好能听得见,但这已经够了,因为那是丈夫的声音,这声音多少回多少回飘进她的梦,飘过她的心,让她苦苦地守候着,直到累了,卷了,不堪生活的重负了。
   慢慢地转过身,一个雪人就站在院门口,手里拎了个大袋子。女人赶紧走过去,接了袋子,帮丈夫开了屋门。
   “怎么这时回来?通车吗?”女人怀疑地问。
   “车到半路,雪太大,只好走了半宿赶回来。”丈夫抖着身上的雪说。
   “没听说有晚车呀。”女人很疑惑。
   “有。”丈夫说,那声音依然颤着,让整个屋子都象在打着牙鼓。女人分明看见男人眼睛红红的,脸上似乎还有没干的泪痕。
   丈夫走到炕边,帮女儿掖了掖被角,有些湿湿的东西滴在女儿的枕边。
   “闺女这么大了。”男人的声音有些哽咽“在外面好想你们……”男人说不下去了,小女人一样跪在炕跟捂着脸哭起来。
   女人手足无措,就那么枯立着。
   过了好一会儿女人才像猛地想起什么来对丈夫说:
   “你饿了吧,我去给你热些饭。”
   “不用了。”
   丈夫抬起头,望着女人,很久很久。
   “你瘦了,都是我的错……”
   丈夫又说不下去了,他站起身,拎过袋子,打开了,从里面拿出一件小花袄:
   “这是我给闺女买的,买了快一年了,每天看着这小袄,想着闺女穿在身上的样子我就不累了。那时多想能抱抱闺女,亲亲闺女啊!每每这么想我就拼命地干活,我知道闺女等我回来呢,她一定很想爸爸,她一定喜欢爸爸给她买的小花袄。回来的路上我还在想闺女穿上小袄的样子呢。”
   女人捂着脸哭起来。
   丈夫又从袋子里拿出一件领子上有一圈毛皮的红棉袄:
   “这是给你买的,你嫁给我就没穿过好衣服,为了这件衣服我省了半年的午饭,我知道你会喜欢,你说过你喜欢红色,你说有了钱你要穿一身红再给我做回新娘。”
   女人已泣不成声。
   丈夫又从袋子底拿出一个饭盒递给女人:
   “这是三年来我赞的钱你收好,可以翻盖一下房子了。”女人打开了,里面是满满的各种面值的钱和硬币。
   “本来我该留点有些别的用处,但现在不用了。”丈夫继续说:“剩下的是些年货,真想和你们热热乎乎吃顿年夜饭啊。”
   女人有些迷惑。
   “对不起,我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我一会就得走,赶着去和她过年。”丈夫说:“如果有中意的你就改嫁吧,别苦了自己。”
   女人手一抖饭盒掉在地上,那皱皱的纸币飘了一地,有几枚硬币沿女人的脚边滚到门口,颓然地倒在地上。
   “他是谁呀妈妈?”
   女儿翻个身,瞪着一双睡眼问。
   丈夫一步冲到门口,用手抵住门框不肯回头。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他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张纸递给女人,那是一张胃癌手术通知单。
   “这是离婚协议,你收好。”
   丈夫说完踉踉跄跄出了门。
   女人握着那张纸呆呆地站在那里,她不认字,她不知道这张离婚协议上到底写了些什么。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桌子 下一篇:【梧桐小说】夜话续篇一千零一夜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