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梧桐小说】夜话续篇一千零一夜

【梧桐小说】夜话续篇一千零一夜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梧桐小说】夜话续篇一千零一夜 我俯下身子,右手勾起他满是血迹的脸庞,柔声道:“你说,像你这样的恶灵虽不会流泪,但这些因为遭受剧痛而不断流出的血液里面已经被惊惶,悲戚,绝望所填满。所以啊,我收回刚才的话,魔鬼也是能流泪的,只不过流的是血泪而已,你说是吗?”
   他默不作声,浑身战栗着,不知是恐惧还是身体的原因。
   我嘴唇挨近他干裂流血的唇边,“你怎么不回话啊,让人失落呢。”说着贴上他的嘴角啜吸了一口鬼血。“啊,甜味里带着一股绵柔,粘粘的,稠稠的,这口感真像母亲以前煲的粳米臻仁蟹黄粥。咦,已经很久没有吃母亲做的粥了,她去哪了啊?”
   他伸出手想抚摸的脸庞,但只是停在半空,没有越前。“啊,我感觉自己快死掉了,你还说这些,还要折磨我这个千年孤鬼。”
   “孤鬼,我何尝不是一个孤鬼呢。”银辉倾泻在他狼藉一片的脸庞上,我的手依旧勾着他的下巴。左手从怀里掏出一块绢帕擦拭着那许久不会干的血迹。当手帕顺着额头滑到眼角处时,我发现他双瞳里已经褪去了红色的螺旋。现在看着那在血丝中微弱地泛漾着光芒的蓝瞳,感觉比先前更美了。
   我把他扶起来,两个身影的鼻尖挨到了一起,两双眸子直视着对方,我瞳孔里没有了冷峻现在满是温情与善意。我柔声道:“好了,卿,你大可安心,不会让你死掉的,一切会好起来的。”
   他呆立原处,瞳中满是疑惑与惊惧。
   夜风袭来,我娇声道:“好冷啊,能抱抱我吗?”
   他顿时紧张起来,“啊呀,不…不…行,不,我身上太…脏了。你怎么,突…然对…对…对我…这么好。我的…命。早…已…攥在…你手里,你还要得到…什……么…啊。”他竟然紧张地结巴起来
   “嘻嘻,”起初我还是双手捂着嘴笑,后来,干脆放声大笑。“哈哈哈,太好笑了,魔鬼,变成结巴了。那结巴的语调听起来很有韵味呢,哈哈,有趣。”
   此时,他身子一软,眼看要瘫倒。我一下抱住他,轻声说:“借下你的手指,说着握起他左手食指,让细长锋利的指甲尖端对准我的右眼,然后让那指尖刺进眼球里。瞬间一道细流自指尖滑出,“你快饮几口。”
   再一次饮我瞳血的恶魔保住了性命。可是,几近秃顶的头部,残缺的牙齿,暂时还无法恢复。
   此刻,他恢复了气力,眼神显得夺目起来。在清辉的映照下,他那双蓝眸愈发铮亮。
   他还是那般惊异地望着我,祈求道:“告诉我吧,刚才眼看就要置我于死地,现在为何救我
   我把他拉到衣柜前的丈余高的银镜前,”仔细看看吧,”我轻声道。“啊,我的红色螺旋…消失了。千年前,家族世代相传的嗜血力量,被你终结了。我…我现在…”
   “是啊,你现在已经不是吸血鬼了,再也没有嗜血的欲望了。”我从身后抱住他的双肩,头枕在他肩膀上,有些怪邪地低语着。
   “若你还是吸血鬼的话,刚才我拿着你的手指用指甲刺入我瞳孔时,你会用力摆动你的手指,啊呀,只要稍稍用力哦,伴随着奔涌的
   血,我的眼睛也随之瞎掉了。呵呵呵。”
   他拿起我的双手,转过身来,双臂环抱住我的柔腰。这次是他头枕在我肩膀上了。
   只听娓娓耳语,“君,别再说那样心碎的话了。若是多情,不管是人是鬼是魔是神,恐怕都要在你指尖被揉碎了。”
   “呵,我若有那般神力,也不必如此愁苦了。”我轻笑道。
   “恐怕我的愁苦更甚一层吧,身为吸血鬼的血统已经被你抹除,虽不是我本意,但不管怎样,我已经背叛家族,以后难免被以前的同族追杀。不定哪天就地狱了,不过我还是很欣慰,能遇到君,如此让人为之迷醉的君,让人甘愿为你赴死啊!”
   “你先前经历的痛苦,痛苦中被抹除的遗传血统,以及以后遭遇的同族的唾弃,怨恨,仇杀,以后的岁月依旧要活在黑暗里,并且负重艰难前行。这一切都是对你千百年来犯罪历程的惩罚,想必你所噬的血都能染红窗外的那轮盈月了。”我冷冷地说道。夜风裹挟着残卷的枫红飘入窗内。
   他单腿跪地正言道:“背负如此罪恶,看来是要受炼狱之苦了。”
   我侧身躺在床上,血迹斑斑的外衣染红了白紫相间的床单。眼睛的血虽早已止住了,可是那起初的痛感还一直延续着。
   “乏了,休息了,你走吧。”
   “别啊,我不能离开你,不能没有你。我此刻才深知比千年噬血更重要的那---”他深情的叫喊着。
   "好,"我起身坐着,你过来坐在我旁边.我伸手轻抚着他几近秃顶的头部."卿啊,离得这样近,你仔细看看我,看那因毒素积累而变黄的发丝,看那溢出血丝的眸子,看我因为蒙受风尘而变得黑紫的鬼魅一样的嘴唇。这是病入膏肓之人的显征啊。为了延续我的性命,为了能与我在一起,为了恢复你昔日的容貌,也是为了赎这千年罪过,你能听命于我吗。”他双腿跪地,将我的手放在他唇边吻着,嘴唇微启,“我愿意。”
   这时,我的神色有股庄严的意味,似乎只要脸部肌肉自然地牵动就能给人这感觉呢,眼神突然变得凄厉起来,鬼魅的声音啊——“你啊,以前是无差别噬血杀人,现在依然要你去戮杀。杀谁,数量,一切由我而定。嘻嘻,只要你活着,运用你依旧强大的力量,每夜都要执行的杀戮哦。直到一千零一夜呢。很快你的发丝,牙齿长出来了呢。这世界将要被一点点撕碎,唯有它们的血腥味的碎片能让我好受一点。可是如果到那俗世彻底被撕碎的那天,我早已灰飞烟灭了。
   一千零一夜,多久啊,我能活到它之后吗?卿。”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雪地上淡淡的脚印 下一篇:【流年】末路清影(微型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