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学 > 小说 > 误会

误会

作者: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走在大街上,宋大爹心里很是不痛快,一想起儿媳杏芳有意给他锁住电脑屏幕,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虽然她口口声声说是为了保护她正在制作的软件,怕他不太精通电脑给她弄丢了,可他心里明白,那只不过是她找的一个借口而已。他虽说不懂电脑,可他无非就是上网看看视频,打打游戏,其它的根本就没有兴趣去触碰,怎么能够动她的软件呢?不就是怕我呆在家里弄乱她精心收拾的房间吗?可那屋子是怎么来的,还不是他把大半辈子的积蓄全拿出来,交的首付。老伴死得早,是他一把屎一把尿地把儿子拉扯大,供他上大学,找工作,为了惟一的宝贝儿子宋刚能够把家安在城里,他宁愿把老家的老屋都卖掉搬来跟他们住一起。谁知搬过来以后生活不习惯不说,还要处处看儿媳杏芳的眼色行事,生怕哪些地方做得不好遭来数落。早知这样,还不如跟亲戚朋友借钱,也不到城里来受这样的憋屈。
   要说这儿媳杏芳,当初与宋刚谈恋爱的时候本来好好的,稳稳当当,善解人意,通情达理,挑不出多大毛病来。他家里穷,人家到他家时也不提这不提那的,看得出来是真心对儿子好。结婚后一年多,他们添了个儿子小强。为缓解小强出生和还房贷带来的双重压力,也为照顾日渐长大的孙子,在儿子宋刚的提议下,他从长计议卖掉老家的房屋搬到城里。刚来的时候还算不错,杏芳三天两头给他们改善伙食,鸡鸭鱼肉换着花样做。不仅如此,她还发挥当护士的特长,对他照顾得也是细致入微,夫妻二人还经常带他去她所在的医院做了体检,虽说他觉得自己干了一辈子农活,身体硬朗,吃嘛嘛香,体检纯属多余,可从心里还是感到暖烘烘的。虽说照顾孙子的工作既劳累又繁琐,可隔辈亲的天性让他感悟更多的是辛苦之余的天伦之乐,更何况还能为儿子儿媳解除后顾之忧呢!
   可好景不长,没想到近几年随着小强的长大上学,她的本来面目也就逐渐暴露了出来,与他的矛盾也就日益凸显了起来。她先是以空气太呛为由,极力劝他戒烟,甚至连在厕所吸烟都不允许。可他在乡下种了一辈子地,每当干活劳累的时候便在地头吸一袋烟解乏,然后精神百倍的接着干活,已经形成了一种根深蒂固的习惯,哪能说禁就禁得了的?刚开始时杏芳还好言相劝,见收效甚微,于是二人便经常口角相加甚至吵得面红耳赤,甚至连宋刚给他的零用钱都不允许,生怕他偷着买了烟抽。接下去就更不像话了,伙食开始变差了,不但很少鱼肉,甚至少油寡盐,没有一点滋味。可他分明觉察到,她和小强经常借口有应酬在外面吃饭,回家后身上还带着炸鸡腿的香味。他曾经试探着问过宝贝孙子,童言无忌的孙子却支吾着告诉他妈妈不让说。说实在的,他在乡下过了一辈子苦日子,绝不在乎那口吃的。再说还房贷日子紧他心里也明白,让他不能容忍的是儿媳道德的败坏以及对孙子产生的潜在的坏影响。可是,为了家庭稳定的大局,他只能忍气吞声,一是他已经没有了退路,再就是,直觉告诉他,杏芳对待宋刚还是真心的好。
   送完小强上学,宋大爹径直向街心花园走去。按以前的生活习惯,他送完孙子后总要回到家里眯上一会,然后在电脑前玩会游戏,看看视频。因为他在城里人生地不熟,不像在乡下有一帮老哥们坐在一起聊聊天什么;再就是这些年他分明感到了体格大不如前,经常莫名其妙的浑身乏力,精神也明明显萎靡了许多。可是,他又怕听到儿媳下班后无休无止的唠叨,嫌房间里乱,有异味什么的,因此近日每当送完孙子上学后,他都会到街心花园去。
   街心花园,可以说是一个老年人的乐园,因为这里经常聚集着附近小区的老年人。他们聚在一起或者三三两两地唠唠闲嗑,个人经历、国家政策、家庭琐事无所不谈,或者好几个人围坐在一起下下棋,唱唱京戏什么的。由于宋大爹近来经常光顾此地,也和这里的人们混个脸熟。他不断跟人们打着招呼,是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他来自乡下,才艺根本无从谈起,但这并不影响他在外围看上一会儿热闹。俗话说物以类聚,宋大爹更愿意与东边角落里的几位相同经历的老人们坐在一起倾诉内心的苦衷。这其间有一位姓张的老太太,虽说认识的时间不长,但可能是同病相怜吧,两个人之间却是无话不谈的。张老太有三个孩子,由于丈夫死得早,三个孩子都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两个女儿早早出了嫁,小儿子在一家超市打零工。由于家境差,处了好几个对象都吹了。眼看就要失去最佳年龄了,最后总算找了一个条件差不多的姑娘,可人家提了一个条件:结婚后必须单独过,不和老人住一块。无奈,为了儿子,张老太搬出来跟自己的两个女儿轮流居住。刚开始的时候,两个闺女家还勉强接受,可时间已久,人家两个女婿就有了意见。本来嘛,自家有儿子,还要住闺女家,也不是个事。可想回家居住,儿媳却又死活不同意。为此,张老太左右为难,常常跟宋大爹谈起自己的遭遇。宋大爹虽说无能为力,只能宽慰她几句。他还把自己的遭遇,尤其是儿媳有意刁难自己的事情讲给张老太听后,还博得张老太和她周围好几位老人的同情。今天见他到来,正赶上几位老人言辞激烈,七嘴八舌地讨论起解决办法。
   “跟他们好好谈谈,再不行,就去找居委会,团结起来对他们进行批评教育。”一位满头白发,有长者风度的老人说,他是丽景小区居委会的老李。
   宋大爹同时点点头。
   放学后,孙子小强闹着要去姥姥家。宋大爹无奈,送他去姥姥家后独自一人回家。进了楼道,却发现早上出来的时候过于匆忙,竟然忘了带钥匙。他心里对自己的大意很是懊恼,估计叫门时不免又要遭来杏芳的数落。但他一想起今天街心花园大伙商定的结果,立时有了底气。等他来到自家门前,发现门是虚掩着的。他悄悄地走进屋里,厨房里盆勺叮当,伴随着刺刺拉拉的炒菜的声音,一阵菜香弥漫开来。儿子、儿媳两口子并没有发现他的到来,依旧嘻嘻哈哈地说笑着,话语不经意间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你的心可真细,连老爷子出门没带钥匙都发觉了。”儿子宋刚的声音。
   “当然,要不然怎么配当你的老婆。”儿媳杏芳的声音,“告诉你吧,最近一次体检结果出来了,爸的各项指标都降下来了,基本属于正常了。”
   “太好了!这得感谢你,要不是你千方百计控制爸的烟酒饮食,说不定出什么大病呢。这人一上了年纪,方方面面必须注意。”
   “是啊,整天呆在家里,没病也得憋出病来,所以我才把电脑锁了,断了他的念想。听说爸跟那帮老人处得不错,你看精神明显好多了,脸色也红润了!”
   “可就是苦了你和孩子,整天陪着吃清淡的饭,营养达不到,都瘦了一圈了。”宋刚心痛地说。
   “那不正好减肥,可就是不知道爸会怎样误会我这个当儿媳的。”杏芳的话语里带着几分委屈。
   “谁让咱爸脾气倔呢,好好说没有,他不会往心里去的,这也叫以毒攻毒。以后的日子长着呢,等他慢慢明白过来,会理解的。”
   “我还有一个秘密,”杏芳神秘地说,“据我观察爸和对面小区的张老太很谈得来,我打听了一下,张老太的儿子正好不乐意让她在家住,正发愁呢。我们上班忙,咱爸整天一个人也没啥意思,我看不如给他们撮合撮合,一来老人家也有个说话的伴,再来咱小强还多了个奶奶疼,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宋大爹没有打搅他们的对话,他轻轻地走进自己的房间,两行热泪顺着他饱经风霜的脸上滚落下来。
   那是幸福的泪水。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真爱 下一篇:原创:“神水”传奇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