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红叶】 “谎言”唤真情(小说)

【红叶】 “谎言”唤真情(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李小虎是一个哑巴,他无亲无靠,是在邻里乡亲救济下才艰难地长大。他的语言障碍不是先天性的,是因为一次高烧才不幸造成。如今快30岁的他,撞上了一件好事,要娶媳妇了。
   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李小虎被媒人安排在隔壁周大婶家和姑娘张晶玉见面。张晶玉也是个哑巴,并且也是后天形成的,彼此都有这么个缺陷,所以见面那天谁也没有嫌弃谁。自相见那一刻起,他们就认定这就是彼此一生要守候的人。
   结婚之后,李小虎搬到了张晶玉家里住。张晶玉家中有五口人,除父母之外还有两个哥哥。她的父亲在外面做生意,母亲没什么工作,母女俩人长年在家中料理琐事和打理几亩薄田度日。两个哥哥却都是本事人,一个在市里一家国企当干部,一个在县里一所医院做医生。这一户人家虽然有一点小残缺,但从整体上看来,并不影响村人的口碑。
   然而,风云总没有什么定数,许多事情又总是祸福相依。两个小哑巴成亲不到一年,那个寒冬腊月,张晶玉母亲起早扫雪,脚下一滑,不小心摔倒在雪地里。哑巴李小虎发现了,啊啊呀呀唤来哑巴妻子张晶玉,从地上掺扶起母亲让她躺到屋里床上。可是,自那天开始,母亲无缘无故就失明了,不知是摔坏了脑神经还是另有病因,总之,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张晶玉的父亲和哥哥得知消息回来,一家人马上去医院给她看病,可是治疗一段时间之后,效果却不太理想。于是,医院建议病人慢慢在家疗养。
   日子像会翻跟头似的,转眼就是五个年头,俗话讲,久病床前无孝子,唉,真说准了。
   这几年,要不是有小俩口悉心照看,真不知道日子怎么才能继续下去。因为其他的家人都忙于生计,几乎一个月都不回一次家,家中大小事情全由哑巴李小虎和张晶玉料理,从病人的饮食起居、吃喝拉撒,再到种田收成等农家活路,都成了他们每天以及每年必做的“功课”。
   张晶玉的母亲自从看不见东西之后,她每天所做的事情就是拿着一串佛珠,翻来复去,数来数去,像是算未来的日子。
   有一天,当她数了几十圈之后,似乎被一件事情搞懵了。自己累死累活把两个孩子养大成人,并且让他们上学读书,想不到在人生最难过的时候,会是残疾女儿和残疾女婿陪伴着,不禁觉得到心里拔凉拔凉的,有一种无法言说的痛楚。
   当天晚上,她让女儿坐在自己床边,管她听懂听不懂,絮絮叨叨和女儿说了许多话。一边流泪,一边说,并且还一次次地抚摸着女儿乌黑的头发,那一晚,屋子里的灯光一直照到天亮。
   日子重复了几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张晶玉的父亲由于长年在外奔波,也落下了一身病根,还引发了各种并发症,自从躺在床上那一刻起,像一堆软泥,就再也没有站起来过。
   俩个哑巴的日子如雪上加霜,忙忙碌碌照看着两位老人。而儿子与儿媳妇,经常是几个月不回一次家,更谈不上侍奉双亲了。这些事情很快在村子里流传开来,哑巴夫妇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佳话;两个儿子的负面话题也在十里八村飞短流长: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有一天,瘫在床上老俩口,为了能多见见儿子,儿媳,孙子,同时顺便把村子里的流言蜚语语平息掉,于是,就合计编造了一个“谎言”。
   八月中秋,难得的阖家团圆,老父亲往城里打了两个电话,两个儿子带着儿媳终于回家了,一起在堂屋喝茶谈心。里屋病床上,老头故意提高嗓音对妻子说:老伴啊,我这些年在外做生意挣了不少钱,咱俩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这些存款也带不到棺材里去,等找个日子,把这些钱分成三份,给孩子们减少点负担,我死也瞑目了。老伴说,我一个瞎老婆子,身体也不中用了,都听老头子你的。
   果然灵验,这些话隔着窗玻璃缝传到堂屋,正好被两个儿媳听到了,老大的妻子,叫上老二的妻子,比比划划,喜形于色。后来的年里月里,儿子儿媳隔三差五常回家看看,嘘寒问暖,买这买那,每次不是左手一包水果,就是右手一袋补品。每逢此时,两位老人非常高兴,在他们心里,有一种满足感飘然而过,他们或真或假体会到了:在人生最后的日子里,儿女们都真真实实围绕在自己的身边。
   一个寒冷的冬天,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朔风无情地吹掉几片残叶,薄薄的叶片在空中飘荡了几下就纷纷被卷走了。
   屋子里很暖和,但是张晶玉的父亲,还没有等到大雪停止的那一刻,突然撒手人寰。三个子女悲痛欲绝,合力安葬父亲之后,日子再次回到了最初的平淡。
   张晶玉的母亲失去老伴,也在第二年那个悲凉的秋天悄然离世。有人说,另一个世界也需要有人陪伴,所以俩个人去那边见面,一起走进这厚厚的黄土里,生同衾死同穴。
   兄弟俩人在收拾母亲的遗物时,发现了一个小盒子,老二的妻子说,一定是爸妈留下的遗产划分书,老大老二,还有他们的妻子争来争去,唯有两个哑巴在那里整理着父母生前穿过的衣物。
   老二的妻子突然把小盒子抢了过去,里边有一张小纸条,上边写着这样几行字:“老大、老二,非常感谢,在我们最后的时光里得到了你们的温暖,但是,我真的没有什么遗产给你们留下。在这里只有一句忠告,请你们收下:那便是,希望你们兄妹三人今后能够和睦相处,让咱张家在乡里乡外留下一个好名声,若能这样,我们也就含笑九泉了。”
   老大、老二,还有他们的妻子,真的如丧考妣,从来没有如此伤心过。李小虎和张晶玉感觉到了一股真情流露,他们过来拍了拍哥哥嫂子的肩膀,一家人抱头痛哭一场。
   ......一年之后,张晶玉从父亲发小的箱底,打开一个小盒子,双手递给男人李小虎看。原来是一张写了遗嘱的纸条,和一套城区新房子的钥匙......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只为和你在一起 下一篇:【檀香】集市上(韵体 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