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CS悍匪之“情”篇

CS悍匪之“情”篇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这个世界生来就只有两种人:匪和警。
   作为匪,我们每天都是在逃亡中生活;而另一方,警,则天生就是我们的克星。
   从我拎着枪,跟着同伴们一起逃亡时,我就知道,自己要终身与孤独为伴了。
   身为匪类,对自己的身世都闭口不言,而且对别人也漠不关心。在遭受警界的追捕时,往往都是各自为政,独自作战。这在善于团体作战的警英面前,则显得那么不堪一击。而我们所能作的,就是在下次重生之时,用随身携带的少得可怜的金钱,在地下黑心交易商中重新购得一把土得掉渣的武器,然后再次自己的宿命,重新与警界为敌,重新逃亡。
   每次的火力遭遇都是短暂而激烈的,而随行的队员,也随着对方的步步紧逼而在不断地减少着。逃亡间隙,在我们边恶毒地舔舐自己溃烂的伤口边迷茫着逃亡的方向时,总会看到一个额头缠着绷带破破烂烂的迷彩服套进那双并不合脚的作战靴中的同类蹲在墙角,用匕首狠劲地在墙上刻着什幺。每次,当他刻到一半时,双眼迷离地望着远处,等嘴角那根烟慢慢地燃完后,又重新开始雕刻。“有病,净整些没用的,还不如多想想下次自己能不能活着离开。”一旁正往自己腿上止血的黑个子平头不屑一顾地朝他骂道。但随着他的刀尖,我可以看出,他是在刻一个女人的头像。就这样,我认识了Raversta。
   那次我被两个狡猾的警员追得到处乱窜,随着那专业而冷静的急促短射,一粒跳弹打进了我的腿上。地上随处可见被击毙的同伴,空气中呼啸而来的密集弹雨,如死神挥舞那把带着寒光的镰刀,狞笑着一步步向我走近。“拼一次吧。”我随手捡起地上的一支AK,气急败坏地拉动着枪栓,望着流血不止的那只腿,狞笑中带着无奈和痛苦。
   “三点钟!”突然间,从身后响起一个连发,随着子弹打在眼前不远处溅起的尘土,一双强有力的手将我拉到旁边的掩体之后。是Raversta。看得出,他也受伤不轻,只是在那张被面罩蒙住的脸上,他的眼睛仍然显得那么空洞、迷茫。“要是不想死得太惨,就多用点脑子!”他冷冷地丢给我一句话,仍在机警地注视着四周。
   那两个警员终于追了过来。看得出,他们在竭力地搜捕着我们。忽然,其中一个发现前面地上我刚刚留下的那滩血迹,他便打手势招呼同伴一旁守护,自己慢慢地顺着血迹逼向我们。就在他的呼吸声都能听到时,一旁的Raversta低喝一声,一纵而起,在半空之中对着那名警员射下了蓄势已久的怒火。等旁边守护的那名警员回过神时,Raversta又迅速地蹲在地上,摸出一个新弹匣,在那只已经射空的弹匣底部一磕,随着空弹匣的脱落,那只三十发的新弹匣已经装好。装弹、上膛、击发,伴着一个侧跳,便在那名警员不可能的眼神之中冲着我打了个“OK”的手势。
   此后,我和Raversta便成了警界中最为头痛的两名悍匪,并被列入首要狙杀之列。随着一次次惨烈的狙杀,我们一次次成功地从警员们的包围之中逃脱,又一次次地在胜利之旗上忆写着我们的名字。“噩梦”成了我和Raversta在警界中的代名词。一次次的“噩梦”中,是一次次的痛苦与快乐、幸福与悲伤,而那份挥之不去的友谊,也在慢慢地积累着,直到“噩梦”真的来临。
   那一次,由于警员们以三倍的警力全力狙杀我们,弟兄们死伤很惨。无奈之下,作为老大的匪首决定劫持人质作为我们所籍以脱身的筹码来同警方进行对峙。那天Raversta的精神很差,老是对着人质大声呵斥,而我则在一边漠然地擦试着手中的枪。
   在所有的人质当中,有一位身着红衣、束着一头长发的少女特别引人注目。弟兄们在紧张的战斗间隙,留在她身上的目光却是异常柔软。人质中的呼救、乞求、咒骂之声不绝于耳,而她一点也不曾因为被劫持而对我们恨之入骨,相反地,她总声默默地帮我们,帮人质包扎着伤口,同我们,同人质们聊天。就这样,我知道了她叫Moonriver。看着她那双纯洁的眼睛,我渐渐地想起了自己的家乡,和她谈起了美丽的森林、静静的湖水……
   “离开这种地方,带我去看湖水,去看森林,行吗?”面对她无邪的眼睛,我真的无言以对。
   Raversta的脾气似乎变得更加暴躁了,战斗的间歇中,不时地将警员恶毒地诅咒着。
   我们已经退无可守,而警员们则在对我们进行着最后的追捕。彪悍的弟兄们死守着最后的一块阵地。然而,随着警方不断的逼进,我知道,大势已去,守,根本就是无希望的反抗。
   一阵冷漠的扫射,将我逼到了毫无退路的墙角。无意之间,我看见Raversta正狼一般地躲在一旁,独自舔舐着自己的伤口。警员们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不由地抓紧了手中的枪,而Raversta却冲着我笑了笑:“兄弟,若是能活着出去,该有多好啊。”说完,他便跑了出去。在警员们都追向他时,他看了我一眼,便掏出了一颗手雷,扔在对方的人群之中。借着爆炸时的冲击力,他一下子跃到半空,当警员们纷纷向他瞄准的同时,他的枪口也对准了警员们的指挥官……
   看着Raversta的尸体,我第一次感到了恐惧和对匪类的厌恶。想去替Raversta报仇,却又慑于警员们的枪口。望着蜂拥而至的警员,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
   这时,一只温软腻滑的小手抓住了我。是Moonriver。她紧紧地抓住我,用那一双清澈见底的目光问我:“为什么他们要追杀你呢。去和他们和好不成吗?”我不由地苦笑,能告诉她在这个世界上警与匪的游戏规则是不可更改的吗?眼前的,我只是在考虑不远处那个对我举起枪口的警员他这个时候到底在想些什么。
   或许是恐惧的气氛笼罩了每一个人,Moonriver紧紧地抱住了我,惊恐地看着周围。面前那个警员正在慢慢地向我瞄准,“不要……”随着她的一声尖叫,原本射向我的弹头毫无理智地射进了Moonriver的身体。
   望着Moonriver那渐渐迷乱的目光,我忽然间体会到了痛苦的感觉。“我答应你,带你去看湖水,去看森林……”可是她却再也听不到我这迟来的承诺了。心碎的感觉,化成一股悔恨的泪水,从我眼中掉了下来。怎么,匪类也会有感情,也会有眼泪?我怔怔地望着前方。
   突然间,一种刺心的痛楚,使我注意到自己胸口上的弹孔。望着身前一闪而过,枪口还冒着青烟的警员,一种解脱的感觉刹时间充满了全身。
   在警员们的漠然注视下,我慢慢地倒了下去。最后一眼的天空,才发现,它是那么的蓝,那么的美。天空中,Raversta还是在刻着那幅永远也完不成的画,所不同的是,他的身边,有一位和他所刻的图像一模一样的女人相陪着,而Raversta的脸上,则荡漾着幸福的微笑。不远处,Moonriver则在向我招手,我知道,她在等我一块儿去看湖水,去看森林……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渔舟】遗物(小说) 下一篇:七律·烟雨春归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