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缘 > 亲情 > 奶奶叨拉千年古代的事

奶奶叨拉千年古代的事

作者: 中国文学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9-03-08 阅读: 在线投稿

奶奶叨拉千年古代的事

  天寒日短,不刮风就暖。这是故乡人冬天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又说,天短不过十月。一进十月,天气转冷,西北风开始呼呼地刮,吹响了人家屋檐前的风铃,也卷起地上的枯枝败叶、黄尘乱土。大田收割了,颗粒归了公,人们获得了一年中难得的清闲。一进立冬,家家都是两顿饭,孩子们半前晌上学,半后晌下,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寻找种种乐趣,体验各种本领。

 

  天黑得格外早,一到麻麻眼,每一家大人就呼喊自己的娃娃回家,小点的害怕就陆续回来了。家里生着泥火炉,把手捂在火炉的圆肚子上,有点暖和气,棉靴靴里已经湿透,脱下来烤在炉子边。放学后吃的那些寡淡的食物早已消化殆尽,于是只好在幔顶吊着的篮子里搜些可充饥的东西,就上几口腌菜汤了事。

 

  奶奶早已铺好了炕,坐在锅头上。做饭用的穰柴,没有后劲,趁热覆盖能保温,被子上三层五层,还不忘沓上脱下的衣裳。烟囱必须放下来,一根垂在窗前的绳子连接着上面的烟囱盖,人在下面使劲往上扬,听得吧嗒一声盖子落下,回家来炕脚底还有第二道关,是个插子,插到墙缝,就可勉强防止灶火里那点热气散失掉。点的是煤油灯,不做营生,豆大的火苗也舍不得白费,一边钻被一边吹灯,瞬间,一切都被黑暗笼罩。

 

  人睡下了,心却睡不着。听奶奶讲那千年古代的事:

 

  讲本家的大奶奶,是崞县城有名的袭人闺女,找下个苶女婿我大爷爷,跑回娘家抗婚,李家家族里衙门有人,捉回来滚了圪针,逼着同房,生养下一儿一女;

 

  讲东头的全佳媳妇儿为证清白跳了水井,留下个没娘的娃娃;

 

  讲她自己打嫁过来就受公公婆婆的气,三根茭子头打火底,公公在一边监督着;

 

  讲过年不给媳妇们吃饺子只让喝汤;

 

  讲死了也不要埋在那些凶神恶煞们跟前。

 

  讲着讲着,街上响动起来,声音由东往西。不用说,堂堂家的瞎眼婆娘又骂上来了,粗俗不堪的话语咒骂着那个勾引丈夫的赖女人,发泄着内心的苦楚和愤怒。

 

  偶尔也讲些恐怖的事,比如,哪个村的谁露了财,半夜里,强盗从麻纸窗里捅进来刀子,那家人如何惊悚。每当这时,就反复地想街门插关是不是插紧关好又用杠子顶住;家门的门铧是不是铧牢,再把被子掖得更严。

 

  带着些似懂非懂,再在小心眼里做些简单的评价,慢慢有睡意了,却还不甘心,缠着奶奶“叨丝儿”:

 

  四方院,晒白面,鸡不吃,狗不舔;

 

  上边毛,下边毛,中间一颗黑葡萄;

 

  四面四堵墙,中间踩麻糖;

 

  一个媳妇儿一只眼,圪之旮旯都看见;

 

  从南上来一群羊,扑溜扑啦跳了河;

 

  一外臭奴才,白天走了黑夜来;

 

  黑猫白肚皮,弯弯两道眉。

 

  白天走千里,黑夜卧在炕沿底;

 

  扳开大腿,楔个棒槌,吱吱扭扭唱起......

 

  也有时候刚睡下,忽然听到外面手提喇叭的人大声呐喊“分粮食”,于是起来,拿上小布袋走到社场,在昏暗的马灯下分得自家的一小份。

 

  稍大些,离开故乡,离开奶奶,到了另一个村子,有了新的伙伴。放了学,吃了饭,满街满巷东家西家地跑,纠结上几个疯女子,先到鸡栅里捉了公鸡拔鸡毛插毽子,再玩一通“激激灵跑马城”的游戏,还要跳皮筋,一直跳到最高一级,皮筋架在脖子上。

 

  胆子也大了。

 

  眼看得天黑下来了,可是没有回家的打算,村外杏树园下面那一片高粱地前几天刚刚漫了水,哥哥们好几天放学后都去打滑车,现在该是玩累打道回府的时候了,于是几个小的们又到冰上尝试新的刺激,天黑得几乎什么也看不清,有时被茬子绊了脚,有时走到堰水里,夜风吹在脸上,灌在袖筒里裤腿里也不在意。直到觉得再不回去母亲们饶不过时才披星戴月,急急地往家赶。这时村里的狗们也汪汪地叫起来。

 

  七十年代末,村里集体买了一台九英寸的黑白电视,傍晚放在大队院里的宽房檐上,全村的孩子差不多都去看,漫漫冬夜有了新的消遣方式。记得有一回星期六,照例是音乐会,高雅的艺术面对着无知的观众,无可奈何。起哄的人们心不在焉,你推我挤,挤倒了桌子,掉下来电视,翻了上下,可怜的艺术家颠倒着身子,还在动情的演奏,人们嘻嘻哈哈,寂静的冬夜更增添了乐趣。瞎狗看星宿般,一直等到出现“谢谢收看!再见”的字样时,人们才打着呵欠,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家走。再后来看《陈真》《霍元甲》《十三妹》时,电视机已经普及到一些家境好的人家了,电视节目代替了夜坐闲话。

 

  好像一直到上了初中,才有了念书的概念,漫长的冬夜也有了重大的使命:要上晚自习了。

 

  穿着厚厚的棉衣棉裤,走二里路来到位于邻村村外的教室。四五十个人挤在狭小的房间内,旁边是老师的宿舍。个个点着煤油灯,人影幢幢,教室里烟熏火燎,浓重的气味盈满了房屋。一些人专心学习,更多的人在朦胧的环境下偷偷做着愉快的事。有专门燎女生辫梢的,有点纸玩火的,还有把三角板的尖角放在火焰上烤热,抵在课桌上抽丝的......运气坏的时候,被同学告准,端着煤油灯到讲台前亮相,免不了一顿打骂。

 

  走过半生的岁月,经过多少的严寒。星星还是那些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只是冬夜,不再漫长。(图片来自网络)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中秋节了,他在等你回家 下一篇:包裹着疼痛的母爱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